1. 首页
  2. 安化黑茶功效

雅安:千年茶马古道的恢弘起点(下)

雅安:千年茶马古道的恢弘起点(下)
茶马古道遗址 李国斌摄
 
03
 
  1939年,从6月初到12月底,历时160余天,一位28岁的年轻学者孙明经,带着数十位学界名流开列的课题,从雅安出发,肩扛电影摄影机,手握照相机,翻雪山,涉激流,行程上万余里,几经生死,完成了一次用影像和照片考察的“茶马贾道”(茶马古道)科学考察课题。这是一次向藏汉等多民族文化交流、向伟大远征古道的致敬之作。
 
  孙明经何人?
 
  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李前宽说:“孙明经老师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。”我国电影摄影学首位博士生导师、孙明经的弟子沙占祥教授说:“他是中国电影高等教育的开山宗师。”
 
  1939年孙明经所记录的历史画面中,西康人背上的货物有大米、木炭、矿石,但背得最多的还是茶叶。茶叶对日常生活的意义远不如米和煤重要,为什么偏偏是茶叶,驱动了无数背夫经年累月的负重远行?
 
  在孙明经的视野中,茶无疑是藏民生活里极其重要的部分,对生活在寒冷高原上的藏民来说,“宁可三日无粮,不可一日无茶”。高原缺少蔬菜水果,以肉食为主的藏民必须通过天天饮用大量碱性极高的酥油茶,来中和体内的酸碱度。这已成为一个传统习俗。
 
  孙明经在考察中发现,边茶从雅安启运,人力背运至打箭炉要用三四十天时间;从打箭炉西运到青海以北需一年半或两年,而到拉萨集散地则需两年半或三年。
 
  为何要用如此长的时间?孙明经经过考察得知其原因:用牦牛驮运是“边牧边运”,即一边放牧一边运输;打箭炉以西地处高原,有的地方九十月就开始下雪封山,要到第二年初夏才能再次上路,一年中能用于运输的时间非常有限;因包装藏茶要耗用大量牦牛皮,必须宰杀大量牦牛,因此牦牛在运茶途中必须完成繁殖,经历“交配季节”和“产仔季节”;打箭炉以西的河流少桥,牦牛群须在枯水期渡河。
 
  孙明经还向经营雅安边茶的茶商请教:“为何雅安至打箭炉这一路上,不用马匹运输而用人力背运?”
 
  得到的回答是:“在平路上一匹马可驮12条茶,从雅安到打箭炉的路很不好走,一匹马最多驮2条茶,比不过人。这条路上,一个男背夫最少可以背12条茶,多的可以背20条,女背夫少的可以背7条,多的可以背10条,一般背8条。用马驮茶还要马夫照看马匹。”一条边茶重16斤,20条边茶重320斤。古道上马儿不胜其重,背夫们却可为之。雅安边茶背运到打箭炉后,易名“藏茶”。
 
  雅安以西,有五大横断山脉和六大激流。雅安至打箭炉间的道路,“翻高山越激流,再翻高山再越激流”。孙明经在考察团中参加的是地理组。考察途中遇到了兵匪,很多人打退堂鼓折返了,但他义无反顾地坚持考察,拍摄记录了大量珍贵图片和文献资料。
雅安:千年茶马古道的恢弘起点(下)
飞仙关茶道遗址
 
04
 
  雅安边茶,作为文成公主随嫁礼品传入西藏后,很快成为藏族同胞日常生活的必备饮品。为了传递茶叶,自唐代以来,从四川到西藏拉萨,便有了这条历史上形成最早、里程最长、路途最险的茶马古道之一。
 
  1995年版《雅安县志》载:宋熙宁七年(1074),皇帝下诏,在雅安多地设茶马司。宋神宗元丰四年(1081),诏令“其雅州名山茶,今专用博马”。《明史·茶法》载:太祖朱元璋“诏天全六番司民,免其徭役,专令蒸乌茶易马”。乌茶即藏茶、边茶,天全即今雅安天全县,是个很大的茶叶生产地和交易市场。《西藏政教鉴附录》:“茶叶自文成公主入藏地”,即雅安所产龙团、凤饼茶,贡奉朝廷后作和蕃礼品带进藏区。清康熙三十五年(1696),皇帝批准在打箭炉开市“蕃人市茶贸易”,大行茶马交易,雅安边茶从此改到打箭炉交易。
 
  清代中叶,雅安的茶号已经发展到80余家,有些茶号规模很大。职员中有明确的等级界限,有严格的升迁制度和工资制度,各种管理措施严密。那些年代,商人为了牟取厚利,千方百计控制货源,抬高售价。于是,本来不算贵重的边茶,到了藏区便身价百倍,不少劳苦大众无力购买,有的人只能拾取富人熬茶后丢弃的梗渣,即所谓“吃三道茶”。
 
  雅安作为茶马贸易的中心,又是扼川藏、川滇的咽喉之地,“茶马互市”的政策法令,大多以雅安首发。
 
  《明史·食货志》载:“明初,雅州碉门茶马司规定,西藏的上等马给茶40斤,中等马给茶30斤,下等马给茶20斤……”到了战马稀缺年份,天全县碉门茶马司又改规定:“上等马给茶120斤,中等马给茶70斤,下等马给茶50斤。”
 
  1935年,西康建省委员会成立,西康省主席刘文辉强调:“边茶为汉藏贸易的中心,亦为汉藏经济联系之纽带。历代中朝政府均以此招致边民,促其内向。”又称“乃至近年,茶于康藏更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。因康藏两地,无论政治,军事均不能有直接联系……故茶非但为局部普通商品,且与国家社会有整个联系。”把茶叶经营,提高到国家战略层面来看待。刘文辉执政西康后,面对捉襟见肘的地方财政,首先想到的就是边茶,他控制了西康最大的康藏茶叶公司,以边防开支浩大为名,拒不向国民党财政部上缴茶税,而公司第一年的产量就达到40万包,约合140万银圆。
 
  20世纪50年代中期,雅安到康定的公路建成通车,延续了数百年的大路、小路及背夫们渐渐退出历史舞台,被现代交通所代替。
雅安:千年茶马古道的恢弘起点(下)
名山区保留着全国唯一的茶马司遗址
 
05
 
  今天的名山区新店镇,有一座宋代修建的茶马司遗址。这也是全国唯一留下的茶马司遗址。这座修建于宋熙宁七年(1074)的四合院,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专管茶马贸易的行政机构,其职责在于“掌榷茶之利,以佐邦用;凡市马于四夷,率以茶易之”。
 
  1995年版《名山县志》载,茶马司建立3年之后,曾经任用王安石变法的宋神宗,在元丰初年颁布了一道著名诏书,“专以雅州名山茶易马,不得他用”,并“立为永法”。
 
  从此,以雅安为制造中心的南路边茶,在雪域高原声名远播,在川藏茶马交易的鼎盛时期,曾经“岁运名山茶二万驮”,而名山茶马司接待的通商队伍人数一天竟多达2000余人,盛况可见一斑。
 
  雅安边茶的繁荣,造就了百年不衰的商业神话。一代代商人因经营南路边茶而致富,有的甚至成了巨富。
 
  专业生产边茶的作坊又称“茶号”。从明代二三十家,到清代发展到七八十家,成为雅安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一项民族工商业。其中像义兴隆、天增公、孚和、永昌、姜家等几家大茶号都是经营了数百年的老店。这种格局,一直延续到20世纪80年代末期。
 
  今天,雅安雨城区生产的雅安藏茶,更是占到了藏区茶叶总销量的80%以上。南路边茶制作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,“雅安藏茶”也与“蒙顶山茶”一样,成为雅安茶产业的两张名片之一。
 
  千百年来,汉人的茶,藏区的马,在南来北往的交流中渐渐融合成了茶马古道一条路。有了茶,有了马,被汗水血泪浸染,也算是有了生命。
 
  那是一个时代的伟大华章。时至今日,茶草香气散尽,驼铃声西行远去,虽清脆不再,万古也常青。
 
  (来源:北纬网;注:8月13日,作者在考察青藏茶马古道时,突发疾病去世。)

【该文章转载于“普洱茶网”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】

原创文章,作者:陈名雄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jhyzsy.com/archives-2516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5116764200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245331757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